三皿皿

凹凸only。主吃安雷,雷卡不逆。其他杂食。

刚刚发错车!!!!!!!!!!
幼雷车慎入!!!安迷修是正经骑士所以不会进去的!!!!!
好想对幼雷犯罪啊!!!!
未完,又后续,还是车!

[安雷]相声

一个一点也不好笑的相声,不会写,超短,疯狂玩梗慎入,感觉雷总可能要打死我。



安迷修:大家晚上好啊,好久不见我想死你们啦!
雷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想死他。
安迷修:身为恶党还是别讲冷笑话了吧,一点都不好笑的,赶紧给大家打招呼。
雷狮:晚上好,我是雷狮。
安迷修:我是安迷修。
雷狮:今天很有幸来到凹凸相声大赛的现场。
安迷修:给大家带来一段不算出彩的作品。
雷狮:说起这个作品呢,说实话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呢,这人非要跟我卖关子。
安迷修:我这不是为了我人身安……不是,是为了比赛着想嘛。
雷狮:我倒挺好奇你这个自称百分百能赢的作品到底是什么,快别藏着掖着了,观众老爷们都急了。
安迷修:哎,别急别急,要想演出顺利啊,你还得做一下牺牲。
雷狮:我怎么还得做牺牲了呢?
安迷修:其实也不算牺牲,您看,这边有个椅子,您只要坐上去就行了。
雷狮:还“您”上了,得,那为了观众老爷,我就牺牲一下吧。
安迷修:哎,对,坐好了,往后点,后背靠上,对对对。
雷狮:就坐个破椅子毛病还挺多。
安迷修:坐好了吧,接下来请您闭上眼睛。
雷狮:闭上了,然后呢。
安迷修:等会儿啊,你数二十个数,然后再睁开。
雷狮:真麻烦,算了,数就数吧。一,二,三……十九,二十。我睁开了啊,哎,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把我绑起来了。
安迷修:做一点点牺牲嘛,没事,等完了就帮你解开。
雷狮:我怎么老觉着这么不靠谱呢。
安迷修:好的,观众老爷们,今天啊,我和我的搭档雷狮给大家讲个好玩的东西。
雷狮:讲啥东西,还得把我绑起来?
安迷修:讲讲咱们中华语言文化的博大精深。
雷狮:哟嚯,看不出你还挺厉害的,所以跟绑着我有什么关系?
安迷修:别急啊,我慢慢讲。
雷狮:你讲你讲。
安迷修:啪。
雷狮:我日了,安迷修你有病吧,打我干什么?
安迷修:打雷啊。
雷狮:……
雷狮:你今天出门前是吃屎了吗。
安迷修:你看你这人怎么还说脏话呢,我出门前你不是就在我旁边地上站着吗,地雷。
雷狮:你还没完了是吧?
安迷修:这人还炸毛了,炸雷。
雷狮: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炸了,信不信我把你这个垃圾扔出去?
安迷修:扔呗,我再塞给您个扫把,刚好,扫雷。
雷狮:安迷修我警告你赶紧闭嘴,别以为没有元力技能我就打不过你。
安迷修:这还警告上我了,警(惊)雷。
雷狮:安迷修你是不是想死!
安迷修:骂人就算了还吼人,俩耳朵全是你声音,真是如雷贯耳。
雷狮:你真以为你绑着我我就不能动了?
安迷修:哎您悠着点,别蹦哒了,暴跳如雷了都。
雷狮:你真没完了是吧?!
安迷修:我这不是跟观众们介绍语言文化的博大精深吗。
雷狮:你介绍就介绍,逮着我一个“雷”字扯来扯去好玩吗?
安迷修:别生气啊,那咱不用了还不行吗。
雷狮:这还差不多。
安迷修:跳过“雷”这个话题啊,咱不提了。说起来我这儿有把刀,我要是噗嗤在你身上捅一下。
雷狮:那我不就死了吗。
安迷修:对了,就变狮体了。
雷狮:好像总觉得哪里不对。
安迷修:这时候如果有个人把你按在地上这样内样地摩擦,就成奸狮了。
雷狮:安迷修你还是去死吧。
安迷修:哎,这脾气大的,忒吓人,吓狮人了。
雷狮:你等会儿,你刚刚这句话有个字的发音好像有点问题。
安迷修:没有啊,有吗?观众们听出来了吗?
雷狮:你别狡辩,一条破绳子我还是能挣开的。
安迷修:冷静啊雷狮,狮控了我们可就遭殃了。
雷狮:我现在就狮控给你看!
安迷修:我的妈哎,还真挣断了,恶党你想干嘛?
雷狮:干嘛?我想碎碎平安!

奸狮。
纯肉无剧情
骑士安迷修x王子雷狮
庆祝我微积分没有挂科,瞎写的文笔不好一点也不香艳,如果糊了转战微博 @三皿M,不会帖链接

[安雷]假如回到从前 上

*新人第一作!全是私设有捏造!
*安雷已交往设定,安迷修视角讲述雷狮和卡米尔的过去
*雷卡亲情向!!!!!

“砰”的一声,安迷修穿越了。

原本他只是想放飞自我,躺在雷狮二米五的床上撒丫子翻滚,没想到床这么不耐压,直接从中间塌了个大洞。好巧不巧,一个类似于时间隧道的东西就藏在雷狮床底,安迷修懵逼中不小心被吸了进去。

说是穿越,倒不如说回到了十年前。
十年前的雷王星,皇族居住的王宫角落里,有一个马厩。
又一个好巧不巧,安迷修掉进了老婆堆……不是,掉进了马堆里。
铺在一起的干稻草刺进脖子里扎人的疼,即便有缓冲安迷修还是硌着腰了。他面朝下扑在草上,半死不活的想如果他身下没垫个大美人他就把雷狮藏啤酒的十个地方全告诉卡米尔。
正脑内吐槽着呢,安迷修感觉腰上被人踢了一下。他脑袋一懵,猛的爬起来胳膊支起身体。
果不其然,身下有个大美,呸,小美人。

首先就对上视线,蓝色的眼眸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安迷修把人从上打量到下,然后猛抽一口气。

“从我身上起来,渣渣!”幼年的雷狮气的满脸通红,瞪着面前从天而降还压在他身上的怪人。
安迷修从草堆里坐起来,看着十岁的雷狮站起拍掉身上的草,理正衣服然后后退一步警觉的瞪着他。
从掉到这个世界就一直被瞪的安迷修无奈别开了视线,他不太能直视幼年的恶党,虽然俩人恋人关系已经确定大半年,安迷修也没修炼出乍一看小雷狮能把持住的程度。
说把持不住——其实就是控制不住想揉捏小雷狮包子脸的程度。安迷修自诩是正经骑士,且没有恋童癖,是不会对幼童做些乱七八糟的事的。

面前的小恋人是个还未从皇族脱离的小王子,挺胸掐腰的姿势又可爱又软萌。这时的他还没有背心和头巾,穿了一套得体的洋装,胸口别着一颗闪闪发光的宝石,金丝镶边的短裤刚过膝,脚上还蹬着一双小高跟。
真是可爱的想让人亲亲抱抱捏捏。

小雷狮也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人,不过他给安迷修的定义就恶毒多了——不知道从哪来的刺猬头乡下土包子。
他连土包子的名都懒得问,怕污了耳朵,确定对方就是个大渣渣后放松了警惕,萦绕周身的强烈敌意也渐渐平息下来。
然后他转身——安迷修这才发现——雷狮身后鼓起一座小包,有什么东西被一条红色的斗篷遮住。
雷狮掀开斗篷,一个小男孩跪坐在那里,手里还拿着个苹果,正胆怯的望着安迷修。
“别怕,他不是皇宫里的人。”小雷狮蹲下去,抬手在小男孩脏兮兮的脸上擦了擦,用袖子帮他抹去快要掉落的眼泪。
瘦小的男孩和雷狮穿着简直天壤之别,他光着脚,单薄的衬衣和裤子恐怕只有蔽体这一个功能,所幸现在不是寒冬。
安迷修瞬间就认出这个小男孩,他的样貌和雷狮有点相似,只是眼睛的颜色不同,眼神也怯懦很多。

卡米尔捧着半张脸大的苹果小心翼翼的看了安迷修一眼,然后在雷狮的温言下低头啃起了苹果。
雷王星皇族的事安迷修多少听到一些,谁能想到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的男孩十年前只是个住在马厩里,吃偷来的苹果果腹的弱小男孩。

雷狮确定安迷修对他们没什么伤害后直接无视了后者的存在,他盯着卡米尔,在他吃完一个苹果后又从一边的斗篷里摸出一个蛋糕。
小盒子已经变形,大概是安迷修掉下来的时候压的。雷狮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不速之客,安迷修忙移开视线看向旁边的马群。

还好只是盒子变形,蛋糕并没有被压坏。卡米尔期待的看着缀了一颗樱桃的小蛋糕,眼神急切,蓝色的眼睛仿佛在闪光。
安迷修向后倚着草堆,好奇的打量着他未参与过的雷狮的童年生活。
他原以为小雷狮会是个嚣张跋扈滥用私权的王子,没料到昔日夙敌如今恋人的他小时候有如此温柔的一面,可叹时间是把带毒的猪饲料。

“先说好,只能吃一半。”雷狮将变形的小盒子边角捏正,勺子插在蛋糕上放进卡米尔手里。小男孩已经迫不及待了,双手接过蛋糕盒拿起小勺挖了一块,却先送到了雷狮嘴边。
这倒是安迷修比较意外的,可更意外的是小雷狮并没有吃。他只是敷衍的表示不爱吃甜食,又受不了卡米尔失望的眼神抬手在男孩的头上撸了一把,见到男孩又开心起来认认真真的吃起蛋糕,这才放下心。

雷狮海盗团的卡米尔嗜甜,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搞的不少拉拢讨好海盗团的人都会送些甜到发腻的美食。殊不知卡米尔十分节制,一天摄入的糖都是有量的——不过现在安迷修知道他从哪锻炼出来的节制了。
说好一半就是一半,一口也不能少一口也不能多。雷狮掐着量,适时让卡米尔住嘴,把剩下的蛋糕收起放到一边。卡米尔虽然没吃够,也还是控制住了再要一口,只是舔了舔还有点奶油味的嘴角。
即使知道雷狮和皇宫里的人不一样,也迫于身份不敢忤逆他吗?安迷修想,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从脑子里钻出一个芽。
他想,雷狮当初毅然决然的放弃继承权离开雷王星,这里面会不会有卡米尔的原因?

他离开雷王星的时候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既不怕皇族的压力也不没有对未知星系的恐惧。可再怎么样当万人之上的王子总比当遭人唾骂不屑的海盗要强得多,是什么让他这么果断放弃锦衣玉食与无上权利——只是因为一个“不稀罕”吗?
安迷修没有深究,这个问题他曾问过雷狮,从不把这当一回事的海盗团老大当时的回答就是极其敷衍的“不稀罕”。
对不曾参与过的恋人童年岁月的好奇,大过安迷修对骑士道的执着。不过他马上就不用好奇了,因为他总觉得在这里就能找到答案。

雷狮收好蛋糕盒后将斗篷铺开,秀满暗纹的名贵斗篷就这么变成了垫屁股的毯子。雷狮坐上去盘起腿,他把卡米尔抱起来放在腿上,从沦为毯子的斗篷底下摸出一支羽毛笔,一本笔记。
翻开笔记,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雷王星文字,都是最简单的字,还有一些音标和语法解析。
凹凸世界的语言大多相似,所以安迷修能看懂一些。他抬眼瞅了瞅还带着婴儿肥的小雷狮,惊讶的发现一个小孩居然在教另一个更小的小孩写字。
然后他很快又发现了一件事,卡米尔刚刚是被雷狮叉着腰抱到腿的,坐姿说不上舒服,可是也不至于很不舒服。笔记放在卡米尔大腿上,雷狮脑袋枕着他肩膀,环着他腰教他写字。如果这时分一点视线到卡米尔的腿上就会发现,小男孩的双腿不自然的叠在一起,软绵绵的像是没骨头一样。
安迷修心里咯嘣一下——小时候的卡米尔双腿不能动。

卡米尔明显感觉到凝聚在他腿上的视线,可他不敢看安迷修,只能低下头将自己团成一个球。
他不喜欢这个姿势,虽然大哥说这样方便教他认字。可是他好多天没有洗澡,身上脏兮兮的还有味道,会弄脏大哥干净漂亮的衣服,还会弄得他一身马厩的臭味。

雷狮察觉到怀中人的挣动,他默不作声地握紧了卡米尔的手,借着他的手在纸上写下一行字。